新闻动态

<<返回上一页

破碎的网缘结局

发布时间:2018-10-30 10:20来源:未知点击:

近日以来,玉柱在村里成了新闻人物,人们对他议论纷纷,说三道四。其原因是,他上演了一场抛妻另娶的婚姻闹剧,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的可悲下场。欲知事情的原委,听我小叙一番。
 
从哪说起呢?我坐在电脑前想了好长一会儿,终于理出个头绪,就从我前些年去超市买香烟说起吧!
 
约十年前的春季,一日上午,我去本村一家小日用品超市卖香烟,跨进超市门口,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入耳畔,只见柜台前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“姑娘”,手里拎着一个装有日用品的塑料袋,正在和柜台内的老板娘说笑。笑声是姑娘发出来的。她说话的声音清脆悦耳,像百灵鸟在歌唱。我边向柜台走边打量起姑娘来,见她二十出头,粉面如桃花,窈窕的身材不高不矮,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,显得很柔美,红扑扑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大而有神的丹凤眼,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,浅浅一笑,酒窝在脸颊上若隐若现。
 
“给我拿包熊猫香烟。”我冲老板娘喊。老板娘转身在货架上取香烟的当儿,姑娘拎着装有日用品的塑料袋说:“嫂子,我该回家了,回头再聊啊,”说完,迈着轻盈的步子向超市外走去。我接过香烟后轻声问了一句:“那是谁家姑娘?”老板娘听我这样问笑了,而后告诉我:“她不是玉柱的媳妇吗?”“哦!”我深深地点点头。老板娘又接着说:“这小媳妇长得是够年轻的,不知情的人也难怪会把她看成个姑娘,其实她儿子都上幼儿园了。”我惊讶着摇摇头,边向超市外走边说:“由于年龄的差距,村里的好多小媳妇我都不认识。”老板娘接过话茬说:“别说你了,我这还是公共场所呢,有些来买东西的孩子我也不认识。”
 
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想,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:好汉无好妻,赖汉娶花女。玉柱不仅长相很一般,还是个游手好闲的货色,虽然家庭条件一般,可还总摆阔穿名牌。每日打扮的油头粉面,不是去赌场耍钱,就是和一些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喝酒,他喝酒不要命,醉酒后丑态百出,令人见而生厌,有时醉酒后还肆意闹事,常常招来这样或那样的麻烦,可他却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的媳妇,看来能结为夫妻者靠的是缘份。
 
日月如梭,一晃七八年过去了。去年冬季的某日,村里传出一条消息,说玉柱要和媳妇离婚,我听后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,就他那副德行还要抛弃媳妇?真是令人匪夷所思。后来,从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中,我了解了玉柱提出和媳妇离婚的一些细节。原来,不知啥时玉柱在网上恋上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彼此爱的死去活来,难舍难分,最后,玉柱提出和媳妇离婚,娶那个与他网恋的女人做老婆。
 
此条消息传出后不久,我又从人们的议论中得知了玉柱离婚的一些情况。玉柱的父母见儿子非要和媳妇离婚,痛心疾首。初始,为了打消儿子离婚的念头,父母对他百般相劝,可玉柱没有丝毫回心转意的势头,这下激怒了玉柱的父亲,他父亲论起拳头,直打的玉柱鼻青脸肿,遍体鳞伤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玉柱的母亲为了保全即将破碎的家庭,则甘愿为儿子下跪,声泪俱下地央求玉柱:我的活祖宗哎!你被鬼迷住心窍了,不知我前世造了啥孽,生了你这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孽种,这么好的媳妇你去哪里找?······ 
 
那时玉柱的儿子已经十多岁了,到了董事的年龄。他见爸爸要和妈妈离婚的势头越演越烈,也不去上学上课了,每日呆在家里哭哭凄凄。
 
然而,深陷情海而不能自拔的玉柱,为了摆脱家人对他休妻另娶的大力反对,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撇下妻儿老小,远走他乡,去找他和网络里相爱的女人去了。玉柱的行为使他母亲痛不欲生,每日以泪洗面,坐卧不安,每当有人问起他儿子离婚的事情,总是未曾开口先流泪,使一些心肠柔软的妇女也忍不住眼睛湿润起来,而后,她就滔滔不绝地夸奖儿媳有多么孝顺,多么贤惠,多么精明强干,多么讨人喜欢·····最后大骂儿子是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东西。 
 
玉柱走后大约半年,听说玉柱媳妇的娘家来人了,开车来的,把玉柱的媳妇和属于他媳妇的一切物件拉回了娘家。时间不久,又听说玉柱的媳妇传过话来,大概意思是:由于自己对儿子难以割舍,每日沉浸在思念儿子的悲伤之中,忍受着骨肉两分离的煎熬,只要玉柱在一年之内能回心转意,回到家里来,我就还回到婆家去,母子重逢,和玉柱过日子。否则,我就择婿另嫁。
 
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玉柱的媳妇在娘家苦苦等了近一年,最终没能如愿以偿,后来改嫁了,她改嫁不久,玉柱就把那个女人悄无声息地领回家。就这样,这对年近四十的男女过起了“理想”的夫妻生活。
 
可好景不长,他俩在一起生活了七八个月,听人说玉柱领回家的那个女人不翼而飞了,仔细一打听才知道,事情的原委是这样:玉柱和那女人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热不长,由于彼此的性格与爱好不同,二人时常为了一些琐事争争吵吵。
 
某日中午时分,家家户户的厨房里飘出饭菜的香味,已经到了吃正午饭的当口。这时,玉柱在外面哼着小曲回到家中。他进屋看了看,那女人没在屋里,锅里也没做熟的饭菜,玉柱见此情景纳闷,想:她去哪儿了呢?为了尽快知道那女人的下落,玉柱拨打了她的手机号码,那女人的手机提示音说:“对不起!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”玉柱不时拨打一次那女人的电话,她的手机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,直到傍晚时分,玉柱也没得到那女人的任何信息,事到此,玉柱已经断定那女人逃之夭夭、一去不复返了。
 
玉柱的媳妇“飞”走了十余日,至今杳无音讯。